• 更多
    • 关于我们

    • 加入头条

    • 媒体报道

    • 媒体合作

    • 产品合作

    • 合作说明

    • 联系我们

    • 用户协议

    • 投诉指引

93顶流女星后被辱只有他敢站出来……

2020-01-14 11:30:36

众所周知:

鲁迅,姓周,字豫才,浙江绍兴人。

一生著字千万,是二十世纪的 精神先锋 ,也是二十一世纪的 造梗天王 。

网络流行词汇 救救孩子(出自《狂人日记》)你是个好人(出自《〈解放了的堂吉诃德〉后记》)有毒(出自《致李秉中》) 就是由鲁迅率先创造使用。

除此之外,他还是微商们最爱的金句王;

粉丝们挚爱的代言人 ......

以上图源:网络

他很火,同时他很忙。

这就导致有投机者披着鲁迅的马甲,妄图炮制金句混淆视听。

幸而鲁迅在 80 多年前就有预料,他用两句话提醒世人分辨:

一句是 的确是我说的(出自《集外集拾遗补编》);一句是 我实在没有说过这样一句话(《致台静农》)。

到底是不是鲁迅说的,以《故事新编》里 放他妈的屁 为准。

图源:网络

看到这,不难发现,鲁迅是个谜一样的男人。

要想懂他,须得下番功夫。

恰巧,央视一档新节目《一本好书 2》,在最后一期谈的就是鲁迅,堪称本季高光时刻。

咱正好借此机会,来聊聊这个肉麻又嘴毒,可爱又有骨气的男人。

1

肉麻

鲁迅一生所用马甲号众多,近 150 个, 鲁迅 只是其中之一。

另外既有 许霞 曼雪 丁萌 这些混淆性别的, 孺牛 白舌 尤刚 这些明志的,还有用一个字 干 就完事儿的。

取名的乐趣,当然不限于此,还在男女情事上 ......

1925 年,有一女大学生名叫许广平,给时任老师的鲁迅写信求教人生问题。

鲁迅是个钢铁直男,当夜提笔便回,称女学生为 广平兄 。

女学生收到回信,登时便不乐意了。莫不是说自己没女人味儿,又回信 讨伐 。

许广平

图源:网络

一来二去,内容渐渐变了味儿,连带着称呼也一改再改。

广平兄 成了 小鬼 ,又成了 乖姑 和 小刺猬 。

内容也让人牙酸: 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,保养自己,我也当心平气和,渡过豫定的时光,不使小刺猬忧虑。(《两地书》)

鲁迅则自称 你的小白象 ;许广平叫他 嫩弟弟 。

着实肉麻。

后来便是一朝心动,终成眷侣。

鲁迅向许广平保证不看别的女学生

林语堂是个爱拆台的,他在《忆鲁迅》里写: 一口牙齿,给烟熏的暗黄 ...... 颧高,脸瘦,许女士爱他,是爱他的思想文字,绝不会爱他那幅骨相。

怪不得鲁迅跟他闹掰,倒跟郁达夫交好。

郁达夫就说:鲁迅是中国唯一的美少年。

这话有多少水分,又加了几层滤镜,不好说。

毕竟确实牙黄颧高,但谁让人家鲁迅会打扮:

人瘦不要穿黑衣裳,人胖不要穿白衣裳;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,但比横格子的还好;胖子要穿竖条子的,竖的把人显得长,横的把人显得宽。(《回忆鲁迅先生》)

而且我怀疑,时装秀上的叠穿估摸着是偷师了鲁迅的。

下:背心是许广平亲手所织

鲁迅回信:背心已穿在小衫外,很暖,我看这样就可以过冬,无需棉袍了。

1933 年,萧伯纳在上海见到了鲁迅,直夸他好样子。

他回道:早年的样子还要好。

左起:鲁迅、萧伯纳、蔡元培

陈丹青的话也可以听听:

老先生的相貌就是长得不一样,这张脸非常不买账。(《笑谈大先生》)

相自心生,脸不买账,性格也不买账。

2

怼怼

鲁迅爱怼人,能骂且会骂。

鲁迅博物馆副馆长就曾出过一本名为《鲁迅骂语》的书,其中总结了鲁迅的八大 骂人 技巧。

图源:百度百科

这些技巧,都是实战经验总结出来的。

当年,萧伯纳走后,梁实秋和鲁迅便借着 旧怨 撕了起来。

两人先前因梁写的《卢梭论子女教育》一文结了仇,互相看不上。

鲁迅这边一写与萧伯纳会面的文章,那边梁紧接着撰文开怼:

萧伯纳来了,看了,走了,那些忙着写萧伯纳介绍评论文字的人,现在可以把《萧伯纳入门》、《萧伯纳传》...... 等书送还图书馆了。

不要以为与大人物见一面,自己觉得渺小(鲁迅说自己渺小),等萧伯纳走了,自己觉得又膨胀起来了。

这话够狠,但想起三年前鲁迅骂梁实秋是 狗(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》),反倒觉得梁还是骂的含蓄了。

梁实秋

当然,被鲁迅骂过的文人不止梁实秋一人。

他还骂蔡元培老朽、骂胡适叛变,骂徐志摩无病、骂陈西滢中庸 ......

有几场骂战也颇为精彩,乃我辈学习的典范。

林语堂损鲁迅样貌,说他牙黄颧高,鲁迅则在抽烟时不小心烧了林的蚊帐。

鲁迅嫌林语堂矫情,林嫌鲁迅偏激,并在日记中写道:

八月底与鲁迅对骂,颇有趣,此人已成神经病。

鲁迅右手边的人即林语堂

《呐喊》出版后,作家叶灵凤在文章里写: 照老例撕几页《呐喊》去擦。

鲁迅看后便回: 好像我那一本《呐喊》(叶灵凤)还没有在上茅厕时用尽,倘不是多年便秘,那一定是又买了一本。

梁实秋、叶灵凤、林语堂皆戴眼镜

文人相轻,主张立场各不相同,真骂起来,谁都没给谁留脸面。

新文化运动那批人谁没与鲁迅对骂过,倒是少了些排面。

反观今日,倒是一片其乐融融,互写腰封荐语,互相吹捧带货,让人不禁怀念起先贤们耿直的性子来。

但有些 讽 鲁迅的话,我是不赞成的,比如钱杏邨所说:

鲁迅的创作,我们老实的说,没有时代的意味,不是能代表现代的,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的,而且遥远了。(《死去了的阿 Q 时代》)

我倒觉得,鲁迅的时代何止未曾过去,它就在现在。

3

时代

放到今天来看,鲁迅依旧算是国民爱豆。

一方面,他有顶级流量:

5 月份, 鲁迅说过的话检索系统 上线,被称为 段子手一生之敌 。

大批网友奔走相告、前去验证,由于访问量过大,网站直接崩了。

上:电视剧《楼外楼》剧照

下:北京鲁迅博物馆上线的 鲁迅资料检索系统

最重要的一方面,是鲁迅的话永不过时。

若今日,鲁迅见到 废青 ,必能将其怼的哑口无言(出自《论辩的魂灵》):

你说中国人不好。你是外国人吗?为什么不到外国去?可惜外国人看你不起 .......

我骂卖国贼,所以我是爱国者。爱国者的话是有价值的,所以我的话是不错的,我的话既然不错,你就是卖国贼无疑了!

环环相扣,逻辑满分,毫无破绽。

图源:网络

若对方气急败坏,开始胡言乱语,鲁迅也能轻松反击:

你自以为是人,我却以为非也。我是畜类,现在我叫你爹爹。你既然是畜类的爹爹,当然也就是畜类。

图源:网络

除此之外,他还讽刺贪婪的人: 当了人类想成仙,坐在地上想上天。

他嘲弄媚俗的庸众: 猛兽总是独行,牛羊才成群结队。

这些话让人看了不禁噗嗤笑出声来。

但,更多时候再看鲁迅的文章却笑不出来了。

那些字里行间,是有愤怒,是有恨的。

当年女星阮玲玉,鲁迅写了一篇名为《论人言可畏》的文章:

她们的死,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,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,但不久也还是淡,淡,淡。

其实是很不容易,决没有我们不豫备的人们所渺视的那么轻而易举的。倘有谁以为容易么,那么,你倒试试看!

我想起鲁迅在《伤逝》里写的那句 人只有活着,爱才有所附丽 ,他当然是主张 活着 的,但他也理解 的不易。

他矛头真正指的是那些,花几个铜板(放到今天就是流量)分割别人的不幸,将其作为谈资的键盘侠们。

史航谈 键盘侠

在《随感录六十二》里,他还有段话是写给历代愤青的:

他们一面说些‘怀才不遇’‘天道宁论’的话,一面有钱的便狂嫖滥赌,没钱的便喝几十碗酒。

倒要问诸公: 您在半夜里可忽然觉得有些羞,清早上可居然有点悔么?四斤的担,您能挑么?三里的道,您能跑么?

这番话是一种无情的揭穿,自以为是行侠仗义,实则就是赖地不起。

图源:网络

他还为女性平权,扛起反对 贞操论 的大旗(出自《我之节烈观》):

节是丈夫死了,决不再嫁,也不私奔,丈夫死得愈早,家里愈穷,他便节得愈好。

烈可是有两种:一种是无论已嫁未嫁,只要丈夫死了,他也跟着自尽;一种是有来污辱他的时候,设法自戕,或者抗拒被杀,都无不可。

这根植千年、直到今天都存留的想法,倒要借鲁迅的话来反问一句:

从来如此,便对么?(《狂人日记》)

许子东谈《我之节烈观》

他还讲压迫:人一面被人压迫,一面压迫着别人,即使最低级者,回到家,还有 比他更卑的妻,更弱的子在 ...... 供他驱使,若有非议者,其名曰不安分 。(《灯下漫笔》)。

他还讲自大: 个人的自大,是对庸众宣战,这种人大多有几分才气和狂气,合群的自大,则是党同伐异 ...... 无需亲自迎战,因为蹲在影子中张目摇舌的人太多了,他们只需紧随其后。(《随感录三十八》)

哪一句不是振聋发聩,哪一句不是照古明今。

这便是鲁迅,有字皆从人处想,无时不与战为缘。

4

千古

好多人喜欢引用鲁迅在《而已集 · 小杂感》中写的那句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。

却少有人提《这也是生活》里那句 无穷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和我有关。

或许后一句已经有些不合时宜,在这个 自顾自 的时代,再提远方的声音怕要被嘲又假又矫情。

人人都称赞鲁迅,却无人想成为鲁迅了。

陈丹青推崇他,他讲鲁迅最后的十年,内心始终是有爱的,因为有爱所以恨才那么真实可贵。

他说鲁迅:骂人但善良,可爱但有骨头。

鲁迅先生的照片大都眉头紧锁,表情严肃。

其实他本人很爱笑,和一群青年人坐在一起,也是温和亲切的模样。

只是生前仅留了一张大笑照片,被陈丹青收录在了《笑谈大先生》里。

沙飞摄

拍完这张照片的十一天后,鲁迅便病逝了。

那时他已经被胃疾折磨的形销骨立,体重掉到 70 多斤。

后来读到有关他拒绝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相关文章时,不禁眼眶一热。

他写信给刘半农:

诺贝尔赏金,梁启超自然不配,我也不配,要拿这钱,还欠努力。

倘因为黄色脸皮人,格外优待从宽,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,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,结果将很坏。

最后他又写:

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,有些疲倦,有些颓唐,此后能否创作,尚在不可知之数 ......

在外面锋利如刃,独自时却是疲倦颓唐的。

他也辗转难眠吧,痛斥民众时自己也心如刀割吧。

鲁迅先生啊,真是眼孔极冷,心肠极热。

我想起海子写的那首名为《以梦为马》的诗:

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

万人都要将火熄灭

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

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

朋友们,愿你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。

谨此,鲁迅先生,千古。

更多
  • 关于我们

  • 加入头条

  • 媒体报道

  • 媒体合作

  • 产品合作

  • 合作说明

  • 联系我们

  • 用户协议

  • 投诉指引
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 © 2019 上海盛商潆贸有限公司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admin.baidu#protonmail.com